killedinaction

【源藏】六角恐龙饲养指南08

人源×龙藏

一篇存粮都没写,你也敢发😂

狗血炸了,夸下海口说高能,你高了个屁

某大龄中二男子从五楼跳下,原因竟是以为自己是神龙




====================================



正文


事实没有半藏策划的那么容易,虽然有了前车之鉴,但因为手臂受伤的缘故,光是爬上高台就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接好的骨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断开。

此时他已经近乎体力透支,躺在平台上一动也不想动,氧泵的声音在耳边不知疲倦的响着,让他又想起这两天收到的各种屈辱。

想要休息,又怕源氏回来发现。

坐在打氧泵上歇了好一会,半藏决定再接再厉,一口气爬出去。

往外看去,窗外已经浓墨翻滚,雨云层层叠叠,暗沉沉的天空低垂马上就要坍塌把世界砸个粉碎,风嚎叫着在小巷里冲撞,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云端上的雷声,雷声……

半藏一听见雷声,就想起劈中自己的闪电,觉着头皮发麻,紧张的几乎无法往前走,但现在他就是和时间赛跑,绿毛人类随时可能回来,然后抓住他,再把他投进冰冷玻璃和屈辱铸成的牢笼里,像昨天一样让他前功尽弃,顾不得许多了。

窗户透出来的微光看起来那么遥远又如同就在指间,自由呼唤着他,心在胸腔擂鼓,驱使他拖着铅重的身体奋力向希望挪动。

推开虚掩的窗户,一声惊雷炸响

闪电将小院四四方方的天空劈成两半,漆黑的天井被照亮。半藏抱紧窗楞驻足向下望去,五层楼的高度对于掌心大小的小动物来说仿佛深不见底的峡谷,向下是粉身碎骨,向上是自由和涅槃。

其实他感到害怕,风大到几乎抱不住窗楞,雨水寒冷刺骨,在大风中石子一样击打着半藏单薄的身体。他想退回屋里,却听见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人类淋得湿透了,乱糟糟的短发贴附在额头上

他看他的表情扭曲着,茫然,惊惧,手足无措,……但他会过来抓住我,所有的一切都……

外面的暴雨会吞噬殆尽半藏的每一寸骨骼,而屋里昏黄的灯光又那么温暖

不!龙无惧风雨雷电,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他跳了

那一刻,半藏以为自己真的将要乘风归去,时间仿佛无限被拉长,失重感好像是在腾空而起,可是周围的景物为什么又在快速上升。

他估摸着人类是喊了什么的,之后身体突然酒如同被车轮碾过,世界变得混乱不堪,他听不清到底有什么声音,眼前有什么颜色,脑袋里犹如百辆火车疾驰而过,一切都变得意义不明。

源氏淋着雨奔回来,心里还盘算是先给他的六角龙换水还是先解决小家伙的早饭。

推开门,他看见半藏站在窗台上,以为它在看外面的雨势,然后源氏的所有理解能力仿佛被抽空,眼睛看见了,但无法解释内容是什么,这景象是什么意思。他看见半藏跳了,狂风卷走他的小身体,像是落叶轻飘飘,瞬间就消失在闪电的白光里。

他该喊一个名字,可那名字一直在口中徘徊,两个字,怎么也念不出来,然后他喊了“等等!!”

等等别走

等等别留下我一个人

等等……

半藏

源氏冲上去趴在窗台上往下看,楼下漆黑一片,就算看见了会不会也是一具摔得粉身碎骨的尸体,你到底为什么突然就跳了下去,你到底为什么郁郁寡欢,你为什么抵触我,你明明如此特别为什么一言不发,也不肯交流,你为什么什么都没说就这样逃也似的跳下去

心脏被掏出来了,连带不久前对有你的新生活的渴望,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切都走到这一步,在源氏看来昨天还风平浪静,或许有些不愉快,但也没发展到这一步,他甚至有些莫名其妙,还有些委屈

还有铺天盖地的窒息

然后他在四楼预留给空调的台子上看见了他的小六角龙,那是不是已经是一块没有生命的残骸,会不会还一息尚存。他怕就这样爬下去,然后捡到它小小的,软绵绵的尸体,但也不想把他那么留在那。这是约定,单方面的,让他这两天心力交瘁几欲放弃的,但也给他对新生活渴望的约定

半藏摔懵了,等他清醒的时候感到浑身如同火烧,不晓得哪里好着哪里坏了,只有平摊在地上,过一会也许就会再来一阵狂风将自己吹走,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安然无恙地贴着他的胸膛,散发出微弱热度,那就好,没事就好。

……不甘心……不想死,谁来救救我,我好怕

等下!那个人类!!??

人类正站在窗台外面,手抠着墙缘一点点向自己挪动,在大风中人类的人体也像纸糊的一样,摇摇晃晃。半藏深知人类身体有多么羸弱,这么高,掉下去会死的。

你疯了吗!!!!这是人类自私的占有欲使然吗,还是……

“滚开!!!别过来!!!!”

源氏怔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六角龙还活着,而且还能说话

“你胡说什么啊,虽然不知道你是误会了什么东西,但是为了你我这几天可是殚精竭虑了,好歹让我搞清楚发生什么了行吗!”

“发生什么了,别装傻了人类,不就是为了龙神的力量吗,不仅当宠物一样圈养吾辈,还以观赏吾辈耻辱的样子为乐,受够了,不要抓吾辈回去了!”

“你到底怎么理解的啊!就算不说这个,那难道还要我放着让你死吗……唔!”雨水打湿的墙壁滑溜的站不住,源氏脚一滑差点掉下去,看得半藏心被揪紧“如果你是觉得是我剥夺了你的自由,那咋们回去再商量放你走的问题可以吗”

还说商量,这人类,到底……

“马上就过去了,还能动吗,再爬过来一些我就能够到你了”

为什么……?半藏不敢想,好像一切都变得明了

只是有一种感觉在胸中膨胀——你是不是曾经是我什么重要的人,让我觉得这一刻如此……

半藏感觉自己基本上动不了了,被麻木和灼烧感包裹完全找不到是哪里断了,只能一点点向着源氏的方向挪动。

想要触碰,想要相信……

========================

“我们一起离开吧!”

========================

“这就好了嘛~抓到你了!”源氏握住他的后背的时候,半藏终于感到一股钻心的痛,但他没有吭声,只是抱紧怀里的小绿球,心里像是有块石头落进潭里,激起水花,又沉入水底。

可他熟悉这种失重感,因为刚刚经历过一遍。太快了,源氏只来得及把半藏护入怀里,雨水变得和他们相对静止,自由落体产生的加速度压缩着空气在他们耳边发出呼啸。

啊,想起来了,那天就是这双手,温柔的包覆住自己,驱散寒冷和无助

不要你死,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源氏!!!!!!!!

安吉拉本来是想去关窗户的,雨已经被风卷进屋里了,再不关上窗杂志就要遭殃了。

她看见了耀眼的蓝光,本以为只是闪电,但是紧接着下一秒,随着一声巨响窗户上的防盗网和防雨塑料板全被一个一人大小的重物砸塌,地都被砸得震了一下。

顾不上窗户安吉拉赶忙跑到外面去,看什么东西落下来了,因为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到门外躺着的东西的时候她忘记了呼吸,躺在地上的是个人,那是她在熟悉不过的青年——

“我的……天哪……源氏!!!”

tbc.

每到这种时候都想不起来刚才要说啥,不如大家猜猜剧情背景,滑稽

其实一开始半藏很犹豫的,要是源氏没刺激他,自己纠结一会肯定就不敢跳了。

源源你得背锅啊

源源没喊出尼桑名字,因为各种原因,除非半藏告诉叫啥,不然永远喊不出来ʘᴗʘ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