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夜访吸血鬼01

考完一门骚一下_(:3」∠❀)_

现代AU,OOC之神
灵感源于最近玩的M4和《夜访吸血鬼》,一个失足少年(不是!)带偏哥哥的故事



===========================

正文





“我当时很失望,说不害怕也是假的‘你就这么对我,源氏’,尊严不容许我祈求他,要知道高中就为了养他……”

“岛田先生,打断一下,我以为您是个非常冷漠的人,没想到您这么健谈。”

他朗目疏眉,宇间一蹙皓月失色,薄唇刀削剑刻难掩樱色的柔软,要是能尝上一口怕是销魂得下了饿鬼道也一百个愿意,岁月不敢在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唯独镜片下的栗色深潭同时酿造着沧桑与青春的酒。

“咋们一开始的话题是……”

“公司对上市后前景的展望。”

“是的,所以……”

“是你要听故事的,有点耐心。我保证这是你的独家,记者先生,不会再有活人知道这篇新闻。别着急,夜很长呢”

“啊……嗯”记者往靠垫里缩了缩,空调温度似乎有点太低,脊背上汗毛倒树。

==================================

那年半藏刚上高中,源氏还处于初中生中二期,能跑能闹,什么也不懂,挨完揍两分钟就能活蹦乱跳。

但是半藏知道。

母亲跑了,和一个温柔,会对她好的男人跑了,走的干净,能带走的全卷走,一点也不留。半藏以为这就算完,大不了以后父亲的打骂全集中给自己一个人,源氏继续过他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好……

看样子他连揍也不用挨——因为一夜之间家里只剩下了兄弟俩,喝醉的人出去就没再回来。

起初还以为老头又惹了事被人扣下,过两日就会有人送回来,于是哥俩靠一袋麦片撑了两天,报警也没什么卵用。最近晚上出去乱逛失踪的人多了去,警察看起来早都习以为常,办完手续就把半藏轰出来。

第三天源氏实在熬不住了,嗷嗷地叫唤着要吃饭,半藏没办法,看见冰箱里有两片面包一只鸡蛋,于是生平第一次拿起锅铲煎了个吐司煎蛋,源氏到后来都无法忘记那味道,余音绕梁,百年不绝。当晚他就吐了,直到什么都吐不出来。

第二天一早他跟他哥发了一大通脾气,赌气饿着肚子去上课。同学见一向笑着的源氏怎么今天脸涨成气球

一问,他就答:我要跟我哥从此断绝关系。

其实他看见了,出门时他哥是哭了的,只是那时候还不太理解为什么一向坚强的哥哥会哭。

原来那个父母吵架的时候抱着自己说没关系,父亲发起酒疯的时候要自己快跑一个人抗下所有皮带的钢铁般的哥哥是有眼泪的。

晚上回去,第一眼就撇见桌上放着本破破烂烂的美食杂志,厨房里尽是锅碗瓢盆声

“先写作业,饭马上就好”他哥这么说,往围裙上杠了杠手揉乱他满头鸡窝。

察觉到半藏变了,说不清哪变了,哥哥还是早上那个温柔的哥哥,但是围裙穿在身上不是围裙,是漫画里大英雄的披风。厨房不再是厨房,看起来像尸横遍野的战场,面对最终反派时大家都被打倒,只有哥哥挺直腰杆保护无辜的人民。

没有哪个英雄比得上我哥!

“干什么臭小子!要道歉我可不接受,今天早晨竟敢那么说我。”少年用力圈紧他软糯糯叫了声“哥”,安静几秒后源氏被兄长的气息包裹,紧紧相拥,

昏黄的夕阳传过厨房窗户包围二人,街道行人来来往往像江河川流不息,唯有此处是我栖身的岛屿,从今以后,我们只剩下彼此了!!

奖学金不是白拿的,半藏每天天不亮就站到学校门口,别的学生抄作业,他背东西,全神贯注没什么能打搅他。

不过今天早上他不是来背书的,就因为学校门口咖啡小屋贴的广告:

“诚聘临时工,酬劳面议”

店长是个大胡子胖叔叔,一看半藏这小身板立马挥手不要

“你端盘子还是盘子端你。”

半藏很难堪,背书包走到门口却突然停下,攥紧拳头踌躇一会抬头说:“求您了,我能干。”

从那天起,源氏大清早起来再也看不见半藏,只能看见锅里热腾腾的早饭,还有画着颜文字的字条:

“吃炒饭哦,新学的(•̀⌄•́)”

“今天还吃玉子烧,不过换了个口味(。◝ᴗ◜。)”

“记得拿水壶,感冒要多喝水•ᴗ•”

……

源氏不可能永远都是中二小孩,他的确爱玩,爱交朋友,讨厌学校,有时候甚至讨厌哥哥,但他还是能渐渐发现半藏在一个人承受着什么,纸条上颜文字笑的越开心,他就越觉得半藏要坏掉了。

兄弟俩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少,只有源氏写完作业洗了澡准备睡觉才能看见哥哥踉踉跄跄拖着书包进家门,话也来不及说半藏就光速脱掉衣服钻进被窝没了动静。

新来的英语老师批评半藏退步太大,班主任拦住她摇摇头,别再说他了。

那天下雨,半藏没拿伞,源氏睡觉时听着隆隆雷声担心得睡不着,起来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以后门突然被打开,源氏赶忙迎上去。

闪电照亮夜空,也照亮了半藏半边脸。

这个人不是他哥,他的哥哥总是英气逼人,总是俊朗夺目。眼这个消瘦苍白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哥,你等着,我去拿毛巾”源氏扶半藏靠在沙发上,衣服湿透,水滴滴答答湿一地。他回来的时候暖色灯光照亮他的脸,额发湿贴脑门,脸上泛出不正常的红晕,吓得源氏把毛巾一扔赶紧用自己额头贴上半藏的。

好热,各个方面都是

半藏发烧了,暖湿是水汽糊在两人之间,一个人紧扭着眉,另一个瞪大了眼。吐息交织,猫爪似的抓挠源氏情窦初开的心。

“哥?”

沙发上的人短促哼了一声再没动静,他就着这个姿势,不自觉缓慢靠近兄长。

太近了,再近点就是一个吻,呼吸喷洒在彼此脸上,马上就能碰到他湿软的唇,他那愚蠢的哥哥还浑然不知……

吻没有落下去,空气隔住了最后一丝距离。最后少年仅仅帮他的傻哥哥脱了衣服擦干头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做。

翌日半藏醒来已经下午,这一觉睡得很舒服,烧退了不说还觉得精神百倍。今天周几啊,现在几点了,坐在床头的半藏突然心头一怔,大叫不好。

旷了一天课,咖啡店的兼职也没有去,所有事全被这一觉耽误了,旷课没有奖学金,旷班说不定老板会把自己开掉,我还要养活源氏,我还要撑起这个家,还以为手机被打爆了,结果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了机。

一想到没了奖学金和工资支持家里会变成什么样,半藏就克制不住地颤抖。

“哥,你好点没”

“为什么不叫醒我。”

“诶……!?”原本以为可以看见兄长精神百倍的笑脸,结果

“如果丢了工作和奖学金以后怎么办啊,你说说怎么办!?”……怎么这样

“哥,我……”

“电费都要交不起了你知道吗!”

“我……”

“够了!对牛弹琴!你就继续玩吧,反正你也什么都做不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源氏想要开口还击却发现找不出任何借口,半藏说的没错,原来我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学校给你请过假了,不知道你在哪打工,就……”

刚发过火的人意识到失态,背过脸去僵硬的坐着,源氏站了一会,他以为半藏会道歉

然而没有

如果这个是他的半藏的话,他是会道歉的。他变了,源氏的半藏不知道去了哪里,这回源氏清清楚楚地察觉到半藏变了

如梦初醒,他恐慌,他无助,他失望,但他无可奈何,只有默默转身离去。

早餐再没有夹着字条,还是一如既往的可口,但是源氏觉得味同嚼蜡——再也吃不出往日的温暖。

哥哥最在乎的还是我吗,还是活着这件事

跟半藏的交集还在变少,源氏再没等过半藏,两人甚至没说过一句话。一开始很难过,他几次半夜站在半藏门口想要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做,一面惊慌着“该不会以后都要这样吧”,一面劝诫自己“算了吧,已经够了”。

时间久了好像没想象中那么难熬,因为没有半藏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每天依旧有早饭吃,依旧有零花钱拿,不痛不痒,完全无所谓

就算一个人从另一个生活中消失也不过如此嘛,源氏想,根本没有臆想中的痛,原来漫画里的生离死别也就只是漫画而已

直到有一天,源氏的狐朋狗友们约他去尝咖啡厅新出的草莓大福……

tbc.

欧豆豆准备上线吃完饭啦,记者大哥你自求多福吧

然后干了个爽(并不是啊啊)

今天用M4吃粮,应为安装了不可描述mod,所以……孕前play……嗯……然后……







😂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