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夜访吸血鬼02


题外话昂,跟内容无关——其实本来雷生子之类的,结果玩M4的时候手贱让哥哥怀了。小孩真的烦唧唧歪歪光哭,还要求这要求那,最主要影响源源跟尼桑亲热

本来想开秘籍……结果尼桑表示: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好开心。源源也笑的跟花一样,两个zz争着抢着给小家伙教跳舞……

还是算了,有点甜

你的节操呐!!!

===========================



正文



盘子里蛋糕被叉子一下一下戳成碎末。

“当真是你哥啊……”味道其实挺好的,但他看见了不想看见的人,于是倒尽了胃口。

问的人没等到回答知趣的闭嘴,和他们一起的女孩子们不再有说有笑,都低头玩起手机,气氛不太好。

源氏本来和“朋友”们来尝新品,店里装饰考究,放着柔情的音乐,明显就是情侣们你侬我侬的场所。几个哥们叫了一群女生明显图谋不轨。然而就在这种甜得发腻的气氛下,穿着围裙的单薄身影出现了。

糟得不能再糟,赶快找个角落坐下别跟半藏接触就没关系,他想。正值放学,店里人满为患,刚好有对小情侣离开源氏就率先抢下座位,心里刚想着这回藏进人堆应该不会再和半藏打照面……

结果

那双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瞎了也不可能认错。

“先生,这个还要吗”听不出语气是否僵硬,这是习惯了吗

不知谁接了句“不要了,收了吧”,那双手就几近卑微的,小心翼翼的将上一个顾客留下的残羹一件一件收走。

或许半藏动作是很快的,但是对于源氏来说太慢了。慢到他能看清这双日日夜夜保护自己却从未被自己注视过的手的每一个细节,皮肤下脉管清晰可见,尺骨头隆起的小丘那么棱角分明,就连挽起的袖口也像装点名作的精致画框一样恰到好处。

他想钳住半藏的手腕叫“哥”,却不知道叫住以后该说什么,不敢看半藏的脸,对方肯定也看见他了,可还是什么也没说。直到最后一只杯子端下去,源氏都感觉心里堵了块铅,堵的他窒息眼睛发涩,又因为某种奇异的情愫被熔化,滚烫的铅水粘着胸膜透过膈肌烫进胃里。

“岛田君怎么了嘛,刚才表情好可怕哦”蛋糕端上来有个女生娇声道,其实她不过是找个跟“岛田君”搭话的借口

“刚才那个……好像是我哥。”我想叫住他,抱抱他,可是我不敢

“看着是有点像,当真是你哥啊……”

本来就不怎么活跃的相思雀彻底噤了声,席间无人语,席外车马喧。

源氏一心只想赶紧结束这场尴尬的破烂聚会回家躲进房间里再也不见半藏,眼神却控制不住四处飘荡寻找熟悉的长发身影。

兄长系着围裙穿工装,绳绕过窄腰打个单节,围裙的布料在腰间环搂着,下滑抱住精瘦的臀,裤子笔直向下短出一截露出仅仅一握的脚踝,他想握住它然后缓缓打开半藏的腿

目光游移到背上,马尾一扫一扫,扫的源氏刚被铅水烫过的心直发痒,不似女子阴柔,分明阳刚之至,还比眼前这几个金玉其外的要好看百倍。

想象自己的手是围裙的布料,握住哥哥的腰,顺着腰线下滑……

半藏转了一圈端着摞得高高的碗筷往源氏这边来,吓得源氏感紧低头继续凌虐千疮百孔的可怜蛋糕,半藏经过身边卷起一阵凉风,带着他的气息,源氏不自觉贪婪吸进肺里,又久久舍不得吐出

“哎呦~岛田君~”源氏下意识竖起耳朵才发现不是在叫他

“不好意思让一下,您挡着我了。”

“呀呀呀,别急嘛,聊会呗,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原来到咖啡店当小姐来了!”

半藏当然认得这人,放贷款的,高利贷,专门赚走投无路的穷学生的钱。仗着几个社会上的哥们谁都怕他就为所欲为。他不怕他,也不想招惹他,只是不知道谁给的消息,这家伙知道半藏急需钱,当着全班目中无人的堵住半藏。谁料半藏自持清高,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拒绝的干脆彻底,丢尽了他的面子。

看现在这架势是领着女朋友出来又刚好碰见自己想寻衅滋事。无奈半藏手里端着一大筐碗碟,本来就沉的手抖,再加上被拦住迟迟没法放下手酸困得厉害。店里又不敢起争执,若是出什么意外,丢了工作就坏了。

“很重吧……”那人突然凑近,半藏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干什么就听见瓷质品噼里啪啦摔的粉碎,刹那间整个咖啡店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固在半藏身上

“哎呀!讨厌!!”

“你……”

“唉你这服务生走路不长眼啊,撞着我女朋友了!!碗碟子全砸人家身上啦!!”

“我……”

“诶呦,快看看人砸坏没”

“真的,好过分啊”不是我没有,别这样,源氏在这呢

“快道歉!”

“我没有!”

“我叫你道歉听见没!!”这下狠狠一推,半藏手里的碗晃了两晃差点又摔下去几个,人群里议论的声音更加明显,全都是看戏的,无人制止。

那人伸手又推他,好吧,碗筐不重了,现在满地都是雪花似的碎瓷片

“……”不!

“找打!”

“你再动我哥试试!”

沙发被巨大的力道带得偏向一边,坐在一起的男孩子差点被带倒,木质棱角与地板摩擦发出牙酸的声音,女孩子纷纷惊呼,“源氏!”一旁的男生小声提醒

人们又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介入的第三者是谁,跟在后面的女孩子干脆靠墙抱起胳膊准备看戏,身为闹剧主角的杀马特小哥还是第一次碰见敢挑战自己权威的,怕是没听过老子的威名,这还了得!?

“你小子再说一遍”

“我叫你别!动!我!哥!”

“源氏!你够了!!”

“我没够!!半藏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怎么沦落到给每个人都低声下气,我不想看见你这样!!我讨厌你这样!!!”

我哪样,还不是为了你,到头来你还是什么也不明白,又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然而半藏还没来及说源氏就动手了,高中生比半藏都高了一个头还被这拳打的一个趔趄

“咳……好小子!”跟他比起来源氏又瘦又小,刚才打得出其不意,等那人刚直起腰就掐住脖子把他贯倒,随便两拳揍的他七荤八素。

半藏脑子“嗡”的一声,理智统统顺着这几拳砸成碎末,源氏你这个蠢蛋!

堆满碗筷的筐被丢在一边,压着自己的重量突然消失,人群炸开了锅,尖叫的骂人的,叫店长的,却没一个人敢上前拦住突然冲过来疯狗一样的半藏。

我疯了,会丢掉工作,会被学校处分,会失去奖学金……

可是有什么关系,比起源氏这全部都无所谓了,都去死吧!去死吧!有人在伤害源氏

有人在破坏龙最珍贵的财宝,半藏只记得他扑上去,抓住了哪里然后拳头痛揍他能摸到的每一个部位,可能他也在挨揍,谁在乎!世界被愤怒染成鲜红的斑驳色块,晃动着,咆哮着,别碰源氏!我燃尽最后一缕生命也要保护的人,我的光,我的希望,我最珍贵的弟弟。

不许!任何人!伤害他!!!

“哥!哥哥!!!”

源氏在叫他,感觉真好,久违的“哥哥”。头脑还沉浸在奔腾的肾上腺素中,渐渐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与那小哥强行分开,对面的满脸是血头发蓬乱,估计自己也没好到哪去。

店长正鞠躬谢罪,脑门都快点地了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小店给您添麻烦了”“都是我们的错”之类的话

“岛田!你也快给我道歉”道歉?

对谁都低声下气

指的就是这种人吗

“说话呢,傻了吗,快跪下给客人道歉啊!”

我在源氏眼里是这种样子吗

“爹妈没教过你礼貌么!?”

“对不起,我错了,我先动的手,老哥为了保护我才……”源氏!?

“请您一定不要怪罪我哥哥,求您了!”

源氏,别这样

“你们兄弟俩一对垃圾,姓岛田的是不是一窝疯狗?”

“……”

“小崽子刚才挺神气啊,现在怎么样,不要你哥道歉也行,你跪下给我磕头,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店长,你看怎么样”

“行行行,您看着来”

“我看你是没挨够揍”被弟弟看扁了啊

“老哥?”

“岛田你闭嘴!”

“店长你闭嘴吧,不觉得丢人吗,居然给晚辈点头哈腰的”

“你是明天不想来上班了吗……”

“对啊就是不想!”与其源氏在心目中被当成那种人“我不干了,你们互相恶心吧,源氏咱们走”

“岛田你站住……”旁边跟着的绿毛小子得意洋洋回头向一屋子的蠢蛋比了个中指

店长现在相信眼神是可以杀人的,冰剑钉透心脏,昆虫标本一样把他钉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穿着围裙工作服背影看上去都像一个帝王

这孩子以后一定不简单



“半藏你刚才超帅”

“你又给我惹麻烦,没钱了这下看你怎么办”

“抱歉了啦,看不下去了就忍不住”

“对不起”

“哈?”怎么走的好好的他哥就道歉了

“前几天冲你发脾气,还说你什么都不干,对不起,源氏。”

半藏念出“源氏”两个字时他再也忍不住,心砰砰直跳,铅水刚冷却下来此刻又顺着胃回流进头顶,熏的脸烧红。让我抱住你吧,只要一会会,让我闻闻你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吧

最终还是没有抱到,没有牵手,也没有深情对视,只是相顾无言,最后一前一后走完漫长一路,微妙的隔着某种固定的距离

只能变远,无法拉近

有些东西变味以后就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tbc.

就这俗套的剧情,狗血的呀,当你的心智不再是小学生,而文笔还停留在刚会写字的时候,这种耻感……

还能看的下去的大家心真大,太爱你们(´;ω;`)

我的妈……还有……两门……

小天使们是不是都放假了丫,是不是丫ʘᴗʘ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