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六角恐龙饲养指南14

人源×龙藏

*本章小法拉出场

上一章忘记打章数了,对不起ㅍ_ㅍ

天使姐姐好心疼啊,送你只小鸡仔抱抱吧,别欺负人家啊

源源,你经历过恐怖吗

悄悄说句很出戏的话——你们知不知道有个“纯情”“恋爱”游戏叫“尾行”(ಡωಡ)



=========================







正文







“我知道你母亲”她是我的老师

“她真是最差劲,最愚蠢的医生”她是我见过最伟大,最勇敢,也是最傻的人

“老实说我对她很失望”她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

书有某种特殊的魔力,记载着,传达着,叙述着。是无声的记录者,是沉默的守墓人,坚守岁月和历史。

昨晚和半藏聊了一晚,大多数都是源氏说半藏听,不知不觉天就亮了,也不知道谁先睡着,总之一觉睡到下午六点。

尽管龙神大人抗议过不要再吃死鱼,不过经费什么的完全不够买其他的,等我有工作了一定好好补偿,忍一阵子吧

给半藏换过水喂过饭,打声招呼就匆匆跑来书店。虽说考核迫在眉睫,但是还是很想知道更多“龙”的事情,想认真了解你的一切,还有你所背负的痛。

得找更多关于龙的书。

今天真奇怪,不知道哪里奇怪,小区门口保安室没人,多管闲事的保安大爷鲜有的没有出现,旁边停着辆酷炫的山地车,一看就不是保安老头的,又是哪个倒霉蛋乱锁车子被扣下了吧。

自从出门就感觉怪怪的,如芒在背。

据说针刺感代表某人的视线。真的有人再盯着我看!对方跟踪技巧非常娴熟,受没受过专业训练不知道,但是源氏一点破绽也找不到,甚至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进入书店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其中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窥探。

到底怎么回事

接下来源氏意识到的事,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本来打算顺着昨天遗留的部分接着找,结果他发现所有他要找的书都消失了。揣测着应该是看得人少,往后都是新书没给这些东西留地方,所有强迫自己不要在意。可是越找越觉得奇怪,好像刻意有人清理似的,一本都找不到了,连沾边的书也没有

不可能!

额头上冒出细汗,翻回头去看昨天看过的书竟然也像蒸发了一样一本都找不到!这种感觉犹如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控制他,把他往某个看不见的但是那个人想要的地方驱赶。

源氏只觉得怵的慌,恍恍惚惚有种“都是错觉”的侥幸,应该是错觉吧,是不是我没认真找,再找一遍吧

安安稳稳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从来没出过这档子事啊,你看我昨天翻过的第一本书还在架子上好好放着呢嘛

对啊,那本书要是在的话那不就证明我想多了嘛,也许是昨天我看完乱放,人家收起来了呢

于是,他伸手把书拿下来,依旧是昨天熟悉的封面,蓦地给源氏一种身处风眼的短暂安逸——

本该合紧的书“啪嗒”一声摊开,书脊明显被人用力掰开并从中间取走一页,取走的那一页……

……

头皮紧缩到一起,喉头痉挛发不出嘶喊,张大嘴直到唾液蒸干口中苦涩只能不断吞咽,那双拨弄他的手,正缓慢地,缓慢的……绕回来,慢慢掐住他的咽喉,稍稍用力

脊骨崩裂

“谁在那!?”他喉咙干哑地喊

没人,一个顾客也没有。外面天已麻黑,书店早该关门,可是广播一句也没有提醒。

这是一家给死人开的书店

书掉在地上,他在逃,不知道是什么在追,但是停下就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跑到一楼,收银台站着个人,正低头摆弄着什么,也许是店员吧,不,谁关心那是什么!!有人吗!谁来……

狂奔过本该热闹非凡的小巷,寂静中能听见脚步声和自己疯狂的喘息声,分不清几个人,时快时慢,时远时近,也可能是自己脚步声的回音,唯一不变的是它紧紧跟随,寸步不离。

他从来没跑过这么长的路,一个世纪那么长,没有尽头长到让他以为在做噩梦或者遇见了鬼打墙。

怎么回事!!为什么濒死的预感如此强烈

死神的镰刀正在靠近。就在他以为下一秒就要砍下脑袋时,咣当一声,不知道脚底下踩了什么,好像是易拉罐之类的,源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真的有一阵凉风贴着后脖颈刮过去!也来不及回头看看什么东西,可能是晚风或者鸟吧,管他这个时候有没有鸟!!!

要死了!要死了!

小区大门就在眼前,只要再跑两步!心脏狂跳,肋骨下阵阵刺痛,马上……

前脚踏进小区,后脚就能感觉视线消失,夜晚归于宁静,除了自己刺耳的喘息刚才好像都是梦境。

源氏这才敢回头看,然而身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连一阵风都没有,门口的行道树树叶悠闲地轻轻颤动

到底怎么一回事!他对死亡的感觉太熟悉,仿佛经历过一遍,如此这般,源氏确定刚才就是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究竟什么东西在追我……

倒霉透顶,照这样下去出门都可能会死,估计哪天还会被暗杀在家里啊喂!!原以为照顾小动物就很麻烦了,没想到事情严重性一再升级,毫无预警就升级到危机生命的地步,好歹让我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行不行!!!

不不不,说不定没什么,其实是自己瞎想把自己吓坏了……事到如今怎么可能再说这话!门口保安室里还是没人,别告诉我保安大爷被做掉了,不详之感再次爬上心头

突然,脚边一道黑影“倏”地窜出来,源氏的大叫还没发出声就哑进嗓子里——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带金色项圈的黑猫喵喵叫了两声跑进花坛里,留下源氏捏住他再次惊吓的小心脏……

够了够了,今天再吓唬劳资可能真得die,一想到刚才源氏不由担心,半藏呢,半藏没事吧,赶快回去!

小区诊所竟然亮着灯,门后是人间地狱,鲜血喷溅沾满墙壁和地板,残肢四处滚落,内脏还在鲜活的蠕动,金色长发的头“骨碌碌”从阴影里打着转滚到源氏脚下

这一切……是场荒谬的梦吧……

拉开诊所大门,灯火通明,杂物被摞到一边,空开的地方架起一个折叠小圆桌——他都不知道安吉拉还有这东西。电视开着,新闻正讲些无关要紧的东西

“近日网络流传‘神龙’坠入凡间的谣言……”

厨房,原来还有厨房!?厨房传来烧菜的声音,和谐的不像话。啊……啊啊……他几欲脱力晕倒,可惜没有,这一切都是如梦如幻的现实,现实吗?还是太过真实的梦境

为何今天一切都这么反常

“源氏?”

半藏!?

“怎么了?一头大汗”他还趴在医疗盘里,被放在沙发上,一面吃着东西一面看电视,三文鱼么,靠!绝对是在做梦,大夫还有钱买三文鱼?

“我在……做梦吧……”

“你在说什么呢”

“你是源氏先生吧,齐格勒医生刚跟我说到你和你的小朋友呢”源氏没来及解释厨房里就出来个女人,手里端着汤。

真漂亮,他脑袋里只剩下一个词,这人生着小麦色的皮肤,眼窝微深,睫毛浓密像扑闪的黑蝴蝶,吊梢眼让源氏想到电影里的埃及艳后

“你先坐会,饭马上好”

“呃……您是……”安吉拉的战友?亲戚?还是……曾经的恋……

“啊,忘记介绍了,我是法芮尔·艾玛莉,你们小区的新保安,刚才齐格勒医生说知道我母亲的事,想请我进来坐会”

“你看着比我还小,怎么上这种地方当保安”

“哈哈,各种各样的原因吧,说新人需要历练之类的……”

“法芮尔挺自来熟嘛,这就聊起来啦”

现在源氏全懂了,面前这个安吉拉和自己以往猜测的在军队里的样子不差分毫,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衣服也换了身干净的。人家那么漂亮,又是请进来坐,又是做饭,这不明摆着……

嗯……

“源氏也回来咯,咱们开饭吧”温柔的不像话,您原本不是这样吧,昨天跟我说话也是这态度吗!

傻呆呆的艾玛莉还什么也不知道,正乐呵呵地摆上餐具……傻姑娘唉……

小诊所里弥漫着某种氛围,暖洋洋的,热腾腾的,把门外一切黑暗阻挡击退,真好……源氏想。几分钟前不愉快暂且搁置一边,活着就感受活着的幸福吧

安吉拉做的饭居然挺好吃,源氏以前都不知道有这回事。看得出来艾玛莉餐桌礼仪很不错,吃起饭温文尔雅,一声不吭,源氏只好为了活跃气氛说着俏皮话,逗得两位女士抿嘴直笑,其实源氏余光一直悄悄瞄着半藏

小保安在,半藏不好说话,但是嘴角也难得挂上一丝笑容,好可爱啊……转念猛然想起刚才书店的遭遇,源氏心里一下冷了一截,隐隐又有些不舒服

饭毕,按理说源氏最好赶紧端上他的六六走人,估计老狐狸医生还对人家姑娘有不轨企图,还是回避一下为好

只听医生道“还记得我说认识你母亲的事情吗?”

源氏不动声色坐回去,这个艾玛莉的老妈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安吉拉都知道,骤然安静的房间里电视喋喋不休显得不解风情,耳朵被吵的突突直痛

“还听吗?”

法芮尔盯着安吉拉看——被这人认真注视的感觉真好,她想。

片刻,对方缓慢而庄重地坐正,直视着安吉拉说:“您请讲。”

tbc.

话说我经常做这种糟糕的梦来着,贼吓人

感觉要写成恐怖小说啦,看起来是bug的地方细思恐极哦,毒舌安吉拉即将上线,医生姐姐你个抖S,这样可把不到妹子

好无聊啊,拜托敏娜桑和我聊聊天嘛ಥ_ಥ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