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夜访吸血鬼03

好久没更这篇了,其实感觉弓手跟小提琴意外的配丫,尼桑扎马尾拉小提琴超级帅,再穿上燕尾服,简直了

源氏第一次遭遇吸血鬼,以后会被缠上吧(有点心疼记者,大半夜不能下班听老哥讲故事,最后还要被喂给源源当爱心便当)

==================================




正文






“要是我能派上点用处就好了”大概源氏当时是这么想的吧,起初我没察觉,到后来就晚了……记者先生你有点瞌睡吗?

不!没有,您继续

================================

要重新找工作,原先那家咖啡店肯定呆不下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地方肯收自己,但是不工作源氏就没有饭吃,为了唯一的亲人都得……

好不容易闲下来有空收拾卫生,半藏决定从上到下好好打扫打扫。先从主卧开始吧……打开尘封已久的衣柜,厚重的霉味扑面而来,其实他挺喜欢这种味道的,回忆的味道,有母亲的衣服也有父亲的

这件红色裙子是只穿过一次,那时候为了给源氏过生日,父亲亲自买给母亲的,可惜太瘦了就再没有穿过。

印着动物园logo的白短袖是一家人去动物园玩的时候买的,一共两件一件给妈妈,一件给爸爸,那时候源氏才刚会“ma~ma~”的叫呢。另一件去哪了,好像是被父亲喝醉以后烧了

垃圾真多啊,怎么还有风筝,小学以前每年春天都去放,父亲每次都能放的又高又远……

这栋房子是一个名为家的地方的遗址,埋葬了我的童年,埋葬了源氏的童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从父亲失业开始还是从母亲带别的男人回家开始

为什么会这样……

“哥。”稚气未脱的手从后面环住他,让他以为回到小时候,那时源氏会抱住自己的大腿然后傻笑着到处蹭口水

不对

“干什么!放开我”半藏觉得不太妙,他得赶快挣开,好奇怪

“嗯……看见老哥站着好像很难过,就想安慰下嘛”源氏倒是听话,老老实实放开他也没干什么多余的事情“既然你讨厌我就算了”

不是的,不是讨厌你,我没有讨厌你

床板被源氏的体重压的嘎吱作响,半藏回头继续整理衣柜,他亲爱的弟弟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目光像火焰在后背上燎出水泡,好烫啊,别这样看我。

“哥,我想帮你。”帮我?什么意思,“一个人很辛苦吧,多少都好,不会做可以学,拜托了,让我帮帮你。”

====================================

大概这就是种子吧,已经开始生根发芽了。我拒绝他,仍旧说他什么也做不了,源氏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而我心里还只想着自己。

===================================

旧衣服一件一件叠进纸箱里,回忆一点一点被掩埋,光是生存就已经让人手忙脚乱,哪有时间想“要是回到过去该多好”这种事。赶走源氏后他竟然觉得松了口气,都变了,变得冷漠变得刻薄,奇怪,当初我不是这么想的啊。

收拾到底层的时候他摸到一个皮质的硬硬的盒子,是什么呢

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这玩意取出来,对了,是小提琴吧,那时候拿过好多奖章呢,箱子打开的时候半藏还担心了一下会不会好久没保养坏掉,看起来还能拉,试试吧。

简单擦拭几下后,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练习也或许是因为放置太久琴弦生锈了,第一声就十分惊艳,吓得他赶紧打开门看看源氏有没有听见,似乎并没有。曾经他得过许多奖项,为家里赢得过不少荣誉,甚至父亲戏称他为“弓手”,可惜两年让半藏的破魔之矢变钝了,生锈了,连音阶都拉得七扭八拐。

要是还能拉就好了,说不定可以去广场卖艺挣钱什么的。琴盒里有张纸,展开一看是《梁祝》乐谱,那天是去比赛,紧张的手抖,不放心就把谱子揣兜里,可是两只手都在拉琴,怎么能掏的出来呢,也真是紧张傻了,后来源氏搂着自己说,哥哥不紧张,我给哥哥加油,结果比赛的时候大家都安安静静,就只剩下源氏伸长脖子大叫“哥哥加油”

都是源氏,陪伴身侧的都是源氏,陪伴祝英台的都是梁山伯,也不全是,后来他死了……

变成蝴蝶后他们还认得彼此吗?已经不是人类了哪来人的情感呢,都是美好的童话罢了。

整首曲子拉得磕磕绊绊,高音的地方直冒怪声,这哪里是梁祝啊,说是锯木头都不为过,蝴蝶都要被兄长吓跑了。但是兄长的背挺得笔直,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好像聚光灯,哥哥站在舞台上站在聚光灯之下,我会为你喝彩,就像那时候一样。

“源……源氏!?”直觉告诉他有人,但是打开门后什么也没有。有种期待落空的感觉,好像人家必须当自己的听众似的,这样以为会不会有些过分,毕竟不在是以前了。

就隔了两年,指法也没忘记,要不拾起来再练练吧,源氏要上学,还要吃饭,总不能让咱们兄弟俩睡大街吧。

整个下午半藏都玩得不亦乐乎,但是源氏意见可大了去了,幸好邻居听不见,不然迟早要被投诉,不如出去走走吧。

傍晚的小镇真宁静,也没什么车,马路宽阔安静晚风习习,太阳一点一点沉入无限远的地平线,属于沐浴阳光的生物的时间结束了,黑暗会从小巷和阴影里滋生,爬过天边吞噬殆尽最后一缕夕阳。

街角有人!

一个声音高喊别去,可是源氏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一步一步去了,走近一点才发现,似乎不是一个人,貌似是两个人交叠的影子……该不会是在亲亲!?要是这样我就赶快跑,这样安慰着自己慢慢走近。

他看清了,穿着干净考究的人正吧头埋进另一人颈窝里,这个动作看起来亲密极了,然而另一个人面色干瘪白如死灰,眼睛正慢慢失去光泽,随着那人放手,他扑通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这不就跟死了一样嘛!!

源氏懵了,他觉得心惊肉跳,那人做了什么,才会让他死相这么难看,被我看见了是不是要灭口,我是不是要死了,为什么要过来,脑海里只剩一句话“快跑!”

快跑快跑快跑快跑

心里这么想,腿却早都吓软了,一个跟头栽倒发出不小动静,被发现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会被杀掉,救命!

看清了,他长着黄色眼睛,还有一副没来及收起的尖牙,一步步迫近,带着压迫和死亡,天啊,这么世界上还会有人长这样,这不就跟吸血鬼一样吗?

哥!快救我,谁来都好,快救救我。腿软到站不起来,挣扎几次都一屁股坐在地上。皮鞋锃亮停在眼前,我要死了……

“小子,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他看见那人舔舔嘴唇,过一会尖牙就会刺穿脖子,吸干我,就像躺在那的老弟一样难看,不知道半藏看见后会做何感想,是会先抱住自己干瘪的尸体哭泣,还是先蹲下来为我的死相呕吐不止。

“喂!你,干什么的!”谁?

当源氏再回头看那吸血鬼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尸体也被一并带走,刚才也分不清是亲眼看见的还是出现幻觉。

发现自己的人现在正一路小跑赶过来,可是还没靠近源氏就爬起来头也不回踉踉跄跄往家逃去,他只想回家,只想看见半藏,最后一秒也在想半藏。

“你跑哪去了”刚打开门半藏劈头就问,叉着腰活像个老妈子,要是平时,源氏一定会极不耐烦,但是现在他想哭。

被笑话也没关系

tbc.

源源变成吸血鬼的时候老哥肯定觉得你已经不是我的源氏了,吸血鬼又不是人类,一定没有感情,你不爱我了,但是等尼桑被源氏转化以后就能理解了吧。

偷偷告诉你们昂,尼桑干过的蠢事其实我也干过,只不过不是小提琴。当时比赛的时候紧张傻了,还给我妈说快把谱给我,到时候想不起来看两眼,你撒币吗,MDZZ😂

评论(2)

热度(23)

  1. 楚珣killedinac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