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夜访吸血鬼04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这是一个双向暗恋又互相伤害的故事

稍微甜一下下吧,我要绷不住了



=====================================








正文






有时候源氏站在地铁站,觉得拥挤的人潮就要把半藏冲走,单薄的身影像一叶扁舟,沉沉浮浮最终消失在天边。伸出手将半藏盛进指缝,最后依旧顺着黑色潮水溜走。怀里抱着热腾腾的快餐,蒸汽钻出缝隙蒸湿了眼眶。

已经离的很近了,源氏就藏在人群中,他没有看见他,或者跟本没想看。他眼里只有琴,音乐,好像站在舞台聚光灯下,穿上燕尾服,那么光鲜,那么夺目,被万人注目

真美

随着最后一声颤音,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源氏拾起叠在琴盒里的大衣,丝毫不在乎零钱撒一地。走上前给他穿着处理价毛衣的音乐家披上,接过琴顺便搓了搓他已经冻红的手

“今天就到这吧,谢谢大家”观众窸窸窣窣抱怨一阵最终不满的散场,万众瞩目的明珠瞬间跌回乌鸦巢穴,笨拙单纯的像雏鸟,源氏想,什么也不懂

你不懂我

外面下着雪,静谧而安宁,脚踩上薄雪留下一串脚印。源氏走在前面,背着书包和琴盒,半藏走在后面背着书包,抱着源氏带来的快餐。

白雪会落在他的睫毛上,被黑色蝴蝶受惊扑闪翅膀抖落,雪花掉进蒸汽中融化消失。鼻尖冻得通红,红的如石榴,白的如积雪,黑的如濡鸦……

源氏不敢往后看,就这样一路无言,距离越来越远也不懂如何挽回,只剩下遥望时的微微苦涩,和隐隐的不甘,少年初识愁滋味。

就这样陷入困惑和不安——Am I in love with you?

门锁摇晃一下打开,屋里阴寒,暖气停了很久,呼出的气依然结成团留恋在唇边最后散去

“源氏?”半藏的声音在寂静中像惊雷,源氏僵直了后背等待下文“有什么心烦的可以告诉我,我是你哥哥,好吗?”

你是我哥哥,所以你不懂。“哥,你考哪?”

“……”问的他措手不及,也不出所料,半藏把话嚼进嘴里,垂了眼“你考哪?”

“没想好。”源氏拎起包锁了房门,留半藏一个人站在黑暗里,黑暗的滴得出水来。城市的夜晚这么孤独,就连路灯照亮的也是光明,不是黑暗。

原本我们命运相交乃至重叠,最后渐行渐远……

半藏回自己房间,放下东西,从包里拿出几张纸,透过薄薄的收据模糊看见几个字被随即滴落的水渍浸透,源氏,帮帮我……

贴着门听见半藏那边没动静,源氏才敢拉开窗户,红色影子灵巧的从窗外翻进来,一屁股坐在窗台上,冷风嗖嗖灌进稍微有点人气的屋里,可是对方丝毫没有想要随手关窗的意思

“人类还怕冷,真是脆弱。”

源氏不接茬,掏出纸笔练习册“帮我考上,说好的。”

吸血鬼笑了“咬你一口代价真大,这摆明要我当家庭教师嘛,不想成为我的子嗣吗?”

“你吃饭,我补习。”

“你总有一天……”

门轻轻叩响,小心翼翼的试探,门那头传来半藏听不出情感的声音

“水烧好了,喝吗?”

“不了。”

门外安静了一会随后脚步声慢慢远去,空洞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无限放大。

“他想跟你聊聊。”

“没时间。”

吸血鬼耸耸肩不置可否,或许活得太久的生命看明白了太多已经不能理解少年如何渴望,如何纠结,如何在痛苦煎熬的嫉妒与失望中萌生爱慕。他只明白如何捉住猎物的把柄最后将他玩弄致死。

我是那么渴望触碰到你,与你站在一起,分担你的痛苦和疲惫,在我心中你那么完美无瑕,遥远到无法靠近你一丝一毫。我又希望你继续站在我遥不可及的位置,继续做你的神明,这光辉又使我温暖。

我恨你,抛下我一个人

我爱你,因为你是半藏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态度,无法理解,无法看透,你是不是知道一切然后故意装傻把我玩弄于股掌,并以此为乐。

旁边表面上老老实实的吸血鬼早把少年心里万分的纠结看得一清二楚,阳光下灵雀会在他的蛊惑中一步一步心甘情愿被夜晚吞噬,再次展翅时将变成被污染的黑鸦,然后继续将他人将他的挚爱逐步污染成相同的颜色。

美好的东西腐坏时总让人身心愉悦。

======================================================
为心爱之人赴汤蹈火,不过是幼稚的自私之举,杀死自己,逼你所爱走投无路。”

“哥你这么说真残忍。”记者吓得弹了起来,房间里似乎并没有第三个人,他揉揉眼睛感觉自己是困得幻听了,又满脸抱歉的坐回去示意半藏继续,第二杯咖啡已经快见底,时钟即将指向凌晨两点。

“记者先生,我记得您是有两个女儿吧,真幸福。”

=======================================================

源氏体育课的时候晕倒了,似乎是贫血,半藏请了假去看源氏。裹在被子里的源氏面色发白,额头上的温度摸得人心惊。没关系,一点也不烫,冰的像在外面冻了一夜的铁块。

“哥,我冷。”

“我……我去给你弄个热水袋。”刚想起来衣角却被用力拽住,雀鸟嘴唇半张的看着他

该死的,他要走了,得赶快离开,有头猛兽正撕咬着他的心脏,马上就要撞破冲出来,这让他害怕,就像源氏身上有某种邪法,只要靠近,那头怪兽就开始嚎叫,无法抑制

“哥……”源氏好久没叫过他“哥哥”了,随着渐渐疏远,他们也好久没有拥抱过彼此了,源氏很冷,我就是抱抱他,好让他暖和过来,没关系的,只是取个暖。

被窝里没一点热气,半藏不是大夫,他不了解,难道贫血会变得这么冷吗,源氏抱上来的时候他冰的直打颤

像死人

“源氏!?”仔细看过去源氏眼袋好重,还有隐隐约约的黑眼圈,复习太累了吧,是不是我最近没时间照顾他的缘故呢,不过好歹并不是死人,因为那颗心还在砰砰直跳,仿佛要突破胸腔与自己的贴在一起。

温度渐渐回升,至少不会冻的人打哆嗦,已经可以了,够了,他应该赶快离开,下午还有课,源氏也需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但是被子似乎有千斤重,源氏箍得他太紧了,没法挣脱“好了,已经……”

源氏的胳膊从被窝里拿出来环住他的脖子,温度低了不少的吐息喷洒在他鼻尖上,源氏的脸慢慢靠近,他僵住身子忘记闪躲,直到最后额头与额头相贴

好近

明明温度很低,保健室内暖气也很糟糕,可是半藏觉得热,鼻尖也出了一层薄汗,望着源氏平静的睡颜,怪兽挣脱铁笼开始作乱,撕咬着他,啃噬着他,他觉得自己肮脏不堪,却又在心底期待

额头相贴的距离也太遥远,想要更近,更近,把源氏每一寸皮肤都刻进记忆里,从眉毛到嘴唇,再到苍白的脖颈……

那是什么!

红色小点,像虫子咬过留下的痕迹,整整齐齐的两个,淡红色几乎消失的小点。

tbc.

源源为了追赶老哥疯狂作死

所以你哥不是迟钝是装傻啊,40米大长刀蓄力中,反正你们都知道是HE了怕啥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