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dinaction

【源藏】六角恐龙饲养指南02

普通人源×龙藏     注意

ooc  注意

因为有宝宝催更今天先发一点,写成这样竟然有人看实在太感谢

回去看之前那一篇行文非常不流畅,写的偷工减料,跟赶集似的(等更得差不多了再倒回去重写一遍吧)

认真看下来该仔细描写的地方粗糙的不忍直视,这篇好好修改了下,可能又显得婆婆妈妈,还在摸索,尽量好好写

存粮太少,每一更都瑟瑟发抖

跪求大佬指点啊TAT

*预警:本篇源源和医生有大量互动注意,但是绝对没有任何gency倾向,完全是为了展开剧情和任务性格。源源对医生的各种猜想是为了防止大家觉得我把医生写崩了,为后来埋下的伏笔
本人是一口gency不吃的,请安心食用
================================

正文



瑞士医生听见有人踹开诊所大门的时候一肚子火气,不疾不徐点了烟才慢悠悠,醉醺醺的爬起来。

“安吉拉……”

“看不见歇业吗,源氏,又打架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你妈妈。”醉酒的医生披了件白大褂就随意把自己塞进沙发,半长金发像草窝,披在消瘦的肩头,系错扣的上衣包不住火辣身材,也不管包臀短裙露出蕾丝内衣就那样大大咧咧叉着腿坐着。

医生,你露了,拜托我是男的,这样我很尴尬

“没有,就是问问你可以看动物吗,爬行类那种”貌似是黑的吧,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尴尬得要命,为了掩饰,源氏赶紧用泥乎乎的脏手去揉眼睛,不料眼尖的医生未卜先知,烟头准准砸中源氏脑门

“脏手不许揉眼睛!”这是医生的职业病吗,刚才还说不是我妈

“啊~是,你看得了么,动物”

动物?医生想都没想不耐烦的挑眉就想逐客“你把我当什么了,又不是兽医,怎么可能看的了,爱莫能助……”

源氏立在哪里呆愣了一会,下一秒说出了让安吉拉大跌眼镜的话

“拜托你,求你,就看一眼……”作为房主和源氏共同生活了不到三年,安吉拉从来没有听过源氏求谁,最多是拿开玩笑的口气说句“拜托”,她深知那个表面看上去总是嬉皮笑脸的青年,其实内里是个非常敏感,自尊心又很重的人。好在安吉拉为人老练,从来不说穿他,所以总体来说两人相处的还算怡然自乐

求我,这就有意思了

“不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她今天打定主意要逗逗源氏

“可是……”

“不看就是不看”你打算怎么办

“那你要看着生命从指间流逝吗,它快死了,你们医生不是都有什么宣言吗,你当时发誓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嚯,希波克拉底誓言*都搬出来了

“快死的人多的去了,你打算每个都救吗,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你还有一个个的为他们默哀?”以前源氏觉得医生挑眉真是该死的性感,但是这一刻他觉得她如山岩般冷酷

这句话噎得他百口莫辩,一时间好像窒息般张大嘴,却无法呐喊出声。

因为医生说的对,一时兴起的他没有任何立场要求安吉拉做什么,无非是同命相连滋生的怜悯之情,这是自然的优胜劣汰,自己只能在它最后一刻给予些许安慰……

那是安吉拉从来没有见过的,源氏的样子。像是只被抛弃的大狗,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上竟然显现出无助来,连平时满嘴俏皮话都跟塞住似的吐不出一句。

什么啊,这家伙当真了,算了……“什么动物啊,我先说看好看不好我可不管。”

“诶!?”似乎好消息来的太突然,源氏还沉浸在刚才的悲伤气氛中无法自拔

“我逗你玩的,快点”

诶!!!!??可恶,果然是腹黑医生,竟然被耍了。想想自己刚才那幅傻兮兮的样子全被人看戏一般看在眼里,羞愤欲死,蠢死了!

真是的,什么东西竟然让你这么当真啊,如果这样的话,有可能真能改变这个孤独的大小孩的生活,有意思的事情怕是都要从一只小动物开始了

结果安吉拉今天第二次受到了惊吓,现在她非常后悔没坚定意志告诉源氏她不看

他摊开手的时候,医生感觉自己见到了世界奇观

——一只长着人脸的美西钝口螈,俗称六角恐龙。

之所以认得出是六角龙,是因为好歹还有六只长在腮边的角,但是,但是这脸……还痛苦地蹙着眉。太惊悚了好吗!!!医生差点说出“不看滚”,但一想到源氏刚才那模样,要是再拒绝他会不会消沉到躺在地板上,所以咬咬牙还是带上手套接了过来。

“你不是以前是军医吗,行不行啊”见医生观察好久都没有动静,源氏有些心急

“别质疑我好吗,再说就算看不了也不是你非要我看的吗”安吉拉接过六角龙打开水龙头冲洗掉身上的污泥,动作果断有些粗暴,小龙竟因为呛水咳了几声

“别这么粗暴好吗,它都呛水了”蝾螈怎么可能呛水

“闭嘴”迫于大夫的淫威,无业游民识相的闭上嘴

“它是不是抱着什么东西啊,你看那”然而她似乎已经听不见源氏说什么了,紧锁着眉头全神贯注的翻看着六角龙身上的各种伤口

或许真的以前是军医吧,认真起来的安吉拉就像与世隔绝了一样,瞬间换了个人,刚才的醉态一扫而空,看着这样的齐格勒医生好像有了时光退回不知多少年前的错觉,那时的医生大概正束起整齐的金发,穿着战斗服,带着袖章,干练而气势逼人,充满斗志,毫不畏惧地从死神手中夺下生命

“带上手套,去把柜子里的生理盐水还有手术盘取来”

“啊……啊,好的”什么,叫我?打下手?

“快!点!”

“是!”

连检查带处理差不多三个小时都有了,源氏真的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帮了不到一会的忙就闲坐在一边,反正她没过一会就彻底忘记了源氏的存在

最后困的眼皮打架只好瘫在外面的沙发上打起瞌睡,好像刚睡着紧接着就被拧鼻子拧醒了,挂钟上的时间忠实地显示已经超过晚饭时间

源氏睡意正浓时被叫醒,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瞌睡统统被赶跑

“救活了!?”

“行了,他个头太小了,我以前真的没看过这么小的动物,还是两栖动物。外伤都处理好了,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感染,问题在呼吸道感染,和败血,注射用的庆大霉素,外用的诺氟沙星和生理盐水*,都按最小剂量用的,不够再加,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挺过挺不过都是今晚”

这小子该不会真想养宠物吧,那么轻浮,说不定就是三分钟热度,小动物可不是说养就能养的。房租都赊了一个月了,买电脑的钱还没还清,你又准备怎么处理呢“我问你啊”

“啊?”

“你真要养?”

意料之外的沉默,这种情况下秒针转动得突兀刺耳,也许思考了一刻钟,也许是一小时,也许是一生一世,像是在思考全世界最重要的问题

片刻后绿发青年终于吐出了一个重若千斤的字

“嗯”

这让安吉拉忍不住想笑,不是取笑,是发自内心善意的笑,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做出承诺

先算了吧,钱的事先放放吧

“我看你简直跟要结婚似的,养腻了也不可以抛弃它噢”深知源氏是个多么孤独的人,希望它能让你的生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鱼缸什么的记得要买啊,今天先别喂了,明天看情况少喂点吧,出什么事了下来叫我哦”

源氏一向不是个吝惜谢辞的人,但他觉得此刻感谢的话莫名难以出口,回了句“哦”就想要离开

“源氏”

“……?”

“药可没送给你噢,记在房租里咯”

“啊”我会还的,一定

抱着从安吉拉那里借来的小水盆和药进家的时候天早都黑了,饭点也过去很久

房间里静悄悄的,真寒酸,只有床桌子椅子三样家具,唯一一台电脑还是跟医生借钱买的,为了能做做直播补贴家用……但是感觉这里被填满了,被温暖的活着的气息填满了

小家伙你可别嫌弃我,我会好好照顾你,不抛弃你,保护你。作为交换你就陪着我吧,好见证彼此存在过的印记

今天他不再是一个人了,小破房子里多了个居民,以后努力挣来的钱还要养活他的小小舍友,不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是为了另一个生命而活着,想想今后的日子都充满奔头

翻过身就能看见装在水盆里的小龙正急促而痛苦的呼吸,今晚可别再吓唬我了,好好活过来吧,一个人原来这么难捱,有人陪伴会衬托得孤独更加可怕。

源氏就这么就着月光一动不动盯了这个奇形怪状的小动物很久,久到困得再也熬不住,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tbc.

*希波克拉底誓言:医生就任时的宣誓词,内容很长,大致都是些对医德的承诺,感兴趣可以去搜来看看

*庆大霉素是治疗败血症特效药,也可以治疗六六败血,没养过六六,但感觉静脉注射应该行不通……吧

诺氟沙星是常见消炎药,可以治疗呼吸道感染和消化道感染(就是常吃的氟哌酸)有致畸作用,一般不给小孩子喝

lof主没养过六角龙,都是根据以前养鱼和蛇的经验,还有网上资料编的,如果你的六六生病了,请千万千万别听我瞎bb,赶快去吧里问问大佬

(医学生写的烂小说,自己看了都羞耻)

还是,请不要吝惜你的意见建议,尽情捉虫挑刺吧~

评论(9)

热度(42)